《玩具熊的五夜惊魂》成今年恐怖片之王

万圣节的火热气氛在上个周末就已经弥漫开来,北美电影市场也迎来了环球影业的新片《玩具熊的五夜惊魂》(Five Nights At Freddys)来为这个搞怪的节日预热。

作为今年美国万圣节档期的唯一应景新片,尽管这部影片的媒体评价相当糟糕,但还是引来了年轻观众的追捧,在3675家影院上映后,获得令人惊讶的7800万美元开画票房,而其制作成本仅有2000万美元。鉴于该片在首映的同一天就登陆环球旗下的流媒体平台Peacock,竟然还能吸引那么多人买票入场,实在可以说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有分析认为,这可能还是因为Peacock平台本身的订户数量在全美国也只有2800万户,远低于Netflix、Max、Disney+等平台,所以选择线上线下同步发行的模式,对其票房的影响并不大。

《玩具熊的五夜惊魂》由专拍恐怖片的布鲁姆之家电影公司负责制作,改编自2014年开始发行的同名第一人称电子游戏《玩具熊的五夜后宫》,讲的是发生在一家披萨餐厅里的种种灵异恐怖事件,玩家负责扮演夜班员工角色,要设法逃过入侵店内的各种机器人角色的威胁。截至2023年,该电玩系列全球销售量超过3350万套,在美国本土拥有相当不小的群众基础。

也因此,虽然这次的电影版并无多少大牌加盟,但还是获得了令人咋舌的票房成绩,就恐怖片而言,这样的开画票房,已经远优于之前上映的《惊声尖叫6》《驱魔人:信徒》和《电锯惊魂10》的4440万美元、2650万美元和1830万美元首映票房,成为2023年的恐怖片之王;同时,还是仅次于《超级马力欧兄弟大电影》的电子游戏改编电影第二佳首映票房。

此外,这一成绩也成为继新线公司的两部《小丑惊魂》系列之后,有史以来开画票房第三优秀的恐怖片,而且也是历来万圣节周末所上映的恐怖电影中,票房表现最好的一部(这一纪录此前由《电锯惊魂3》在2006年万圣节以3300万美元票房创下)。对于制作方布鲁姆之家而言,这成绩超越了2018年的《月光光心慌慌》(7620万美元),创下该公司有史以来最好的北美及全球开画票房成绩。另外,作为PG-13级的恐怖片,该片也超过了《木乃伊归来》(6810万美元),成为此类别中开画票房最优秀的作品。

《玩具熊的五夜惊魂》上映之前,多路媒体就已预测到其不同凡响的票房成绩,但即便是最有信心的票房专家,为其预测的首映票房也就只有5000万美元。和周末排名第二的《泰勒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一样,这样的成绩充分说明今时今日想要在美国电影市场获得商业成功,如何将观影过程营造成某种事件或是只有影院才能获得的特殊体验,实在是重中之重。

对于《玩具熊的五夜惊魂》而言,如果上映档期不是万圣节,不是因为美国年轻人希望能在这一时刻到影院里和众人一起体验这份应景的刺激感,恐怕其票房成绩不会如此惊人。而且,今年几部票房特别成功的好莱坞作品,由《超级马力欧兄弟大电影》到《芭比》到《泰勒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再到《玩具熊的五夜惊魂》,共同点都在于成功将美国年轻人本就熟悉的文化形象,搬上了大银幕,赋予其全新的生命力。

排名第二的《泰勒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上周末票房继续下滑,只有1493万美元,但北美总票房也已达到1.5亿美元,比今年上映的《速度与10》的北美总票房还要多。据美国彭博新闻分析,光是票房收入分成,已使斯威夫特的净资产飙升至11亿美元。

周末票房榜上排名第三的是马丁斯科塞斯的《花月杀手》。该片在上映第二个周末获得900万美元票房,目前的北美总票房达到4600万美元。

考虑到《花月杀手》片长达到206分钟比《奥本海姆》都还要长出半个小时,因此有极少部分欧美的电影院,选择在影片放映到一半时,插入一段休息时间,好让大家或伸伸腿脚,或补充购买一些零食和饮料,或是去厕所释放一下膀胱。对部分观众而言,这确实是受欢迎的好办法,但发行方派拉蒙和苹果公司却对此举表示了反对意见,并已与这些影院取得联系,以违反相关商业放映协议为由,要求他们取消这一错误做法。

而该片的剪辑师、与斯科塞斯长期合作的塞尔玛舒梅克女士(Thelma Schoonmaker)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极少数影院的这一做法,“违反了相关规定”。

据了解,这些影院设置的中场休息时间,长短不一,由六分钟到十五分钟不等。曾几何时,为长篇巨作设置中场休息,可是好莱坞电影公司通行的做法。尤其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早期3D电影热大潮中,因受技术限制,必须采取中场休息方式来完成换片步骤,电影放到一半休息一会更是成了业界的常态。但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一方面是技术进步,另一方面是电影放映行业要追求利益最大化,尽可能多安排放映场次,于是中场休息环节,渐渐消失。不过,在印度以及南美某些国家,倒是至今都还保持着放映中场休息的习惯。

这一次,就连英国连锁院线Vue也恢复了几十年前曾在英国通行的15分钟中场休息,据说也获得了观众的热烈欢迎。在接受英国《卫报》访问时,院线首席执行官蒂姆理查兹(Tim Richards)表示,“我们最近的市场调查结果表明,顾客都很乐于在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能喘口气,有74%的人给出了积极反馈。”据他表示,这次在《花月杀手》中场设置休息的做法,灵感来自《奥本海默》放映时英国少数影院的类似措施。按照他的想法,看电影和看体育比赛或者看话剧、歌剧什么的,并无本质区别,都是娱乐活动,大家都不该过于端着架子,让人背负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包袱。

如今的电影,片长确实有着越来越长的趋向,也让不少观众望而却步。电影网站“What to Watch”调查了过去五十年来排名前十的电影片长,发现2022年的平均片长为141分钟,2021年为131分钟,而1981年为110分钟。但也有学者通过更全面的数据研究分析认为,现时的商业电影就总体而言,时间长度上相比半世纪前的电影,并无多大区别,只不过有少数指标性电影时间长度特别的长,给人造成了电影越拍越长的虚假印象。

总之,光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就有《新蝙蝠侠》《阿凡达:水之道》《巴比伦》《奥本海默》和《花月杀手》这五部,突破三小时片长大关。对于不少住在偏乡的欧美观众而言,如果再加上由住家往返影院的时间,那就意味着去看一部新电影,可能需要花掉五小时的闲暇时光,很可能这一天别的事情就都不用干了。

美国独立导演亚历山大佩恩(Alexander Payne)近日在出席美国米德尔堡电影节时,也公开批评了这一现象,抱怨现在的长篇电影越拍越多。虽然他并未具体针对某部电影而言,但因为该则发言公布之际,正值《花月杀手》首映周末,也让不少人浮想联翩。不过,在斯科塞斯本人看来,片长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大家都欣然接受了坐在电视机前连看五小时的做法,为什么换成看电影就不行了呢,我们应该多给予电影一些尊重才对。”(澎湃新闻记者 程晓筠)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