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野那些事儿——南麻临朐战役

1947年5月的孟良崮战役,华野集中全部10个纵队(含特纵)一举歼灭了张灵甫的整编74师,我军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让都非常震撼。

常公本来在休整后又集结了11个整编师32个旅24万余人进犯我沂蒙山区,妄图将华东野战军消灭在鲁中一带。不过调集了如此多的军队,导致鲁南、津浦路一带空虚。

6月29日,华东野战军接到了西柏坡的电令,要求陈粟大军多路出击牵制山东战场的蒋军,以减轻刘邓南进大别山的压力。根据这一指示,华野决定兵分三路出击,以叶飞和陶勇率两个纵队组成“左路兵团”挺进鲁南,从而策应刘邓大军挺进中原的战略进攻;以陈士榘和唐亮率三个纵队组成“右路兵团”直插鲁西,攻击泰安、曲阜,让分兵;陈粟亲率四个纵队及特纵在鲁中正面作战,牵制敌主力,这就是华野历史上有名的“七月分兵”:

在刘邓大军强渡黄河举行鲁西南战役期间,华野外线纵在津浦铁路泰安至临城(今薛城)段发起了攻势。

7月7日,向鲁南挺进的1、4纵全歼费县守敌第3绥靖区1个旅6000余人,击溃来援的1个旅。9日,1纵乘胜收复峄县、枣庄,迫使第3绥靖区部队退守运河沿线日攻占津浦铁路大汶口至大万德镇段的一些据点,守敌大部撤逃,8日攻克泰安, 13日再克大汶口,并渡过汶河,向宁阳、曲阜前进。

由于后方基地兖州、徐州受到解放军的严重威胁,统帅部不得不从鲁中山区抽出整编第5、第7、第48、第57、第65、第75、第85等7个师西援津浦路,企图配合其后方各要点守备部队,夹击华东野战军外线各纵队于鲁南及兖州、曲阜地区,然后再救援鲁西南。从鲁中战场分兵,最后只剩下四个师,分别为王凌云整9师、胡琏整11师、黄百韬整25师和黄国梁整64师。

胡琏(1907-1977),原名从禄,又名俊儒,字伯玉,陕西华州(今陕西华县)人,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生,陆军一级上将。他因出众的指挥才能而深受蒋介石器重,被称为“常胜将军”。与同僚们相比,胡琏在战场上的表现确实要略高一筹。早在北伐之际就已打出名声,抗日战争时期更是率部进行了石牌保卫战,此战的意义非常重大,如果石牌丢失,那重庆都会有危险,因此胡琏获得了常公的多番嘉奖。

关注胡琏生平的人们都普遍认为他有张灵甫的“悍”,但无张灵甫的“骄”;其“忠”不比黄百韬少,其“谋”却比黄百韬多。他麾下的十八军,是的5大王牌部队之一,被称为“吃人部队”。教员对胡琏有“狡如狐,猛如虎”的评价,曾多次告诫中原和华东战场上的刘伯承、粟裕对胡琏要多加提防。粟裕也称胡琏为“悍将谋才”。

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第二、六、七、九等4个步兵纵队及特种兵纵队一部,均集结于沂水县大诸葛以西及临朐县西南地区,华野司令部驻沂源县东北的三岔店。1947年7月10日,粟裕起初是命令部队进攻黄百韬的整编25师,但是由于多日大雨,山洪暴发,再加上整编25师迅速和整编64师靠拢,迫使他不得不放弃行动,之后粟裕又迅速盯上了驻守在南麻的胡琏整编11师。粟裕决心集中内线兵团的全部兵力围歼南麻地区的军整编第十一师,以创造孟良崮之役后再歼军一等王牌主力的战绩。

固守南麻,吸引,以收内外夹击之效”的指示,在方圆5公里的范围内,修筑了大量坚固的工事,数千座子母堡相接环绕,子母堡周围设置三四道铁丝网、鹿砦。具体部署上,以高庄、北刘家庄、石钱山、吴家官庄为主阵地,另在历山、塔山、中马头崮、边冒山等地建有外围据点,其警戒部队伸至据点附近村庄及山头要点。师部及第十一旅(旅长杨伯涛)驻南麻城;第十八旅(旅长覃道善)驻南麻以西2.5公里的高庄,担任南麻以西外围据点守备任务;第一一八旅(因旅长王元直带旅直去商丘训练新兵,由副旅长尹钟岳指挥)驻南麻东北的吴家官庄,担任南麻以东外围据点守备任务。

1947年7月17日晚,南麻战役打响。战役一开始即异常激烈,解放军3个纵队在特纵一部的炮火掩护下,连续发起逐波冲锋。至18日晨,九纵主力攻占荆山,正向历山、永兴官庄、塔山进攻,第二十六师正向上下豆腐峪以南高地进攻;第六纵队一部控制凤凰山阵地,主力进至重喜官庄、埠下庄一线,并向中马头崮、太平顶攻击;二纵进达埠村南北一线,除以一部配合六纵攻击太平顶外,主力继续向西攻击前进。再经过18日一天的战斗,解放军3个纵队占领了大部分外围警戒阵地。

因大雨不停,华野用来攻坚的几乎全部受潮,无法对敌核心阵地进行爆破攻击,爆破手冒着敌人火力送到位后能爆炸的不足十分之一。又因山洪暴发,道路泥泞,重炮拉不上前线,从而使攻击行动大大受挫。而整编第十一师则占据有利地形,以少量兵力散守坚固堡垒,凭借优势火器反击,解放军常以重大代价攻占一个地堡群,仅歼灭一个班或一个排。胡琏率领全师仗着优势装备和天时地利,以强大火力竟实施猛烈,一天之内,达十多次,强烈的求生愿望使得胡琏本人多次抱着机枪,带头冒着弹雨冲锋。胡琏为了负隅顽抗,当场枪决了临阵脱逃的整编18旅一名工兵营长,逼着各部队拼死抵抗,战斗异常激烈。

即便如此,华野依靠优势兵力和官兵们的浴血奋战,历经三天反复争夺,仍然将胡琏所部压缩至很小的区域,攻击部队已经全面接近敌核心阵地,看起来胜利在望,而“土木系”老本整编第11师则在劫难逃。陈粟希望全歼整11师再来一次“孟良崮大捷”,以实际战果配合刘邓大军的战略行动,而胡琏则拼命地向徐州和南京发电,要求增援。

孟良崮战役的处分,让黄百韬不敢偷奸耍滑,率领部队疯狂进攻我7纵阻击阵地。接到消息的胡琏搜集所有剩余弹药,组织部队进行了最大规模的一次反突击。其中最为激烈的仍是西线,十八旅在炮火的支援下,实施多次反冲击。

而此时的胡琏却神气透了,大发狂言:“我的十一师可不是张灵甫的七十四师,想吃掉我,得有一副铁嘴钢牙好胃口!”蒋介石兴奋至极,对陈诚、顾祝同等人说:“有胡伯玉(即胡琏)在,我可高枕无忧了。”战后,蒋介石行赏,颁发给整编第十一师奖金法币5亿元,将胡琏吹捧为“常胜将军”。国防部将胡琏的南麻之战列为军24个典型胜利战役之一。

李弥的整编第8师此时突然占领临朐,阻断了我军向胶济线以北转移的通路,陈粟侦知李弥部队刚刚到达临朐,防御工事仓促不坚,遂决心乘其立足未稳将其歼灭。于是再次命令2、6、9三个主力纵队转而围攻临朐城,同时继续以7纵阻援,各纵队于7月24日遵令同时发起战斗。

李弥的整8师战前驻于潍县。整11师在南麻被围攻后,常公、陈诚迭电严命整8师南援。李弥率整8师主力六个团离开潍县南下,但行动相当拖沓。华野于21日停止围攻南麻而向临朐方向移动。空军侦明这一情况后,常公于22日命李弥率部占领上下五井,蒋庄一线山口,堵住北上的华野部队,以求和在华野背后的在山区内合围歼灭华野部队。这时整8师尚在临朐东北的郑母,龙岗。李弥受到命令后,于23日率师部和3个团于中午进入临朐县城,其余3个团移动到靠近临朐城东和东北方向的一些高地。在进入临朐后,城内的3个团并未大力构筑工事,因为按常公的命令,整8师还要继续南下去上下五井,蒋庄。

以二纵六师攻击南关,以六纵(配属鲁中军区警四团,警六团),九纵二十七师,渤海军区三个团(特一团,特二团,两广纵队教导支队一团),先攻占城东和东北方向高地,以切断临朐向昌乐,潍县的道路,然后一部加入攻城,一部向潍县方向防御整编第八师留在潍县部队可能的增援。

特纵炮二团27门三八式野炮配属二纵攻城,榴炮团一个连配属九纵攻城。陈粟司令部在城西南大辛庄。

以103旅的307团(团长陈一匡)和师独立旅1团(团长石建中)防守北关,308团(团长曾元三)主力防守城西和南关,308团3营(营长张德崇)防守城东南的要点朐山。

309团(团长裘建中),166旅496团(团长陈志刚),497团(团长李彬甫)防守城东和东北高地。

整8师166旅的498团,师输送团,独立旅主力,和部分师旅直属炮兵,工兵,输送部队留在潍县。

战斗于24日黄昏开始,李弥在听到城西北的枪声后急命各部赶筑工事。六纵和九纵部队攻克了城东北和东面的粟山,盘龙山等高地,歼灭309团1营和2营,俘虏2营营长黄开崇。309团1营营长周兴从粟山向东北方向逃出被166旅收容,被李弥下令枪决。309团3营于25日白天撤入城内接替308团的南关防务。24日和25夜166旅两个团在窦家凹一带高地防守未动摇,但由于城内防守吃紧,166旅奉李弥命令于26日上午撤入城内增援北关防守。这样在城东向的据点,只剩下308团3营防守的位于城东南的朐山,经七纵和后来六纵部队先后多次攻击始终未被攻克。

二纵六师对南关的攻击,七天内反复争夺,往往是夜间打进去,白天被反出来,被夺去师炮兵营的九四式山炮一门,到30日最后占领全关大部房屋,只剩一所房屋未能攻下。二纵五师在25日夜西门南侧成功突入十四团七个连四百多人,但突破口未能控制被封闭。后续的六师十六团也未能再突破。突入的十四团部队弹尽后全部损失,副团长宋延年牺牲,二百余人被俘。北关二十五师突入北关较顺利,但发展困难。二十六师先在城西攻击不利,随后也转到北关内,最后九纵占领北关约三分之二。六纵十八师27日奉命从城东过弥河加入攻城战斗,但因弥河大水,很多人被冲走,最后绕到上游过河,29日在城西南加入了总攻,未能突破。

临朐战斗整8师伤亡约6千余人,被俘约五百多人,主要是309团1营和2营的。增援部队整8师,整64师,整25师伤亡约千人。华野伤亡包括阻援战斗在内约一万一千人,被俘约五百人,主要是二纵五师十四团的,七纵十九师五十六团26日拂晓在朐山被反击被俘两个连,和二纵四师十二团在金葫芦顶被整64师156旅468团攻占时所俘50余人,南北关战斗也有少部被俘。

华东野战军在鲁南、鲁西、鲁中3个方向的作战,从战略上说是成功的,因为调动、分散了军,打乱了军的进攻部署,有力地策应了刘邓大军的战略进攻;从战役战斗说,打的多是消耗战,未能歼灭军有生力量,给尔后转入战略进攻增加了困难,就其原因是对分兵出击考虑不周,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都缺乏准备,在具体战役战斗的组织上存在轻敌急躁情绪,兵力使用分散,加之对天时地理可能造成的困难估计不足。

华野指挥部从临朐前线撤出后,辗转经益都到达陈家。8月4日这天,战役的主要指挥者粟裕起草了关于南麻、临朐战役的初步总结报告,粟跟需要某些秘书代笔才能写回忆录的将领不同,文字能力非常强,电报条理分明,逻辑清晰。这封电报分为3大类,13小类,碍于篇幅问题,将原文按原序号总结如下:

自五月下旬以来,时愈两月无战绩可言,而南麻临朐等役均未打好,且遭巨大之消耗,影响战局甚大。念及至此,五内如焚。此外,除战略指导及其他原因我应负责外,而战役组织上当有不少缺点及错误,我应负全责,为请给与应得之处分。至整个战役之检讨,俟取得一致意见后再作详报。

粟说,既然你们不认同,让我改,但是我一个字都不想改。违心的东西,我不认可的字我不知道该怎么写,所以只能“再作详报”了。而此时,跟着教员参加秋收起义的谭老板站了出来,给粟写了一份长信,现摘录如下:

第三段,一年多的战争显示出来你天才的一面,我以前就支持你,佩服你。(领导谈话策略之一,要烘托下氛围)。

第四段,我指出你的问题是希望你能更加优秀,是全党全军的一件大事,是为了你好(领导谈话策略之二)。

谭老板的工作还是很有水平的,但是文字能力真的一般,啰里啰唆其实就那么几点,而且涉嫌事后诸葛亮,站在上帝视角,当然看谁都是菜鸡。后面还有几段,我就暂不列举,当然场面话也是有一些的。但谭说粟不会变通,说粟粗心病。

谭把这封信首先送给陈,并请陈转交粟裕。陈看过后,认为“对粟有帮助”,当天就把谭的信转交给粟裕,并邀粟裕彻夜长谈。陈老总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谭老板是真正的嫡系心腹,在这个紧要关口,给粟写了一封这样表扬和批评同在的信,实在是意味深长,这封信可做两方面解读,一个就是落井下石,一个就是诚心勉励,你看,这就是。虽然谭文字表达能力一般,但是智慧还是有的,方方面面考虑的周到,正反都可以聊,就看领导心态度,毕竟是那个年代生存过来的,真是牛人。

陈毅对此甚感不安。他始终认为,几仗未打好,彼此有责,不能由粟裕一人承担责任。其时,陈粟谭已经研究确定,由谭震林组织一个指挥机构率领第二、第七纵队前去胶东休整。出发前,谭震林挤出时间给粟裕写了一封信,谈了自己对这次战役的看法,请陈毅转交,陈毅当着谭震林的面将信看了一遍,准备3人一起把问题谈通。但由于指挥部即将移动,未能安排出时间。当夜,野战军指挥部经由临淄西关、索镇到达郭店。陈粟在处理紧急公务之后,作了彻夜长谈。

(二)我认为我党廿多年来创造杰出军事家并不多。最近粟裕、陈赓等先后脱颖而出,前程远大,将与彭(德怀)、刘(伯承)、林(彪)并肩迈进,这是我党与人民的伟大收获。两仗未全胜,彼此共同有责,不足为玻谭、我本此观点,互相研究教训,粟亦同意。

(三)我本挽三人共谈,谭因东行,故谭未参加。谭临行遗书,此书临别我看了一遍,对粟有帮助……我们对战役指导部署历来由粟负责。过去常胜者以此。最近几仗,事前我亦无预见,事中亦无匡救,事后应共同负责,故力取教训以便再战。军事上一二失利实难避免,虚心接受必为更大胜利之基础”

这份电报,当时的译电员特别注明“错字尚多”,以后已不能订正。但就是这样,作为一支野战军的统帅,陈毅那种为党和人民事业的赤诚,那种深明事理、知人克己的恢宏器度却跃然纸上。

陈毅是如何“力取教训以便再战”的呢?后来他曾说:“一年来战争出现这样的规律:“此起彼落”。“先打几个胜仗,又碰了钉子,又打了几个胜仗”。“我党20余年的历史也是胜败的反复,胜利了便轻敌,种下栽跟斗的因素,失败又是胜利的因素。领导上主要是在栽跟斗之后,如何领导爬起来。”(《陈毅传》第九章)

“粟裕同志支[四]午电悉。几仗未打好,不要紧,整个形势仍是好的。望安心工作,鼓舞士气,以利再战。”

“20年战争中,你对党、对人民贡献很大。近两月来的战斗,虽未能如五月以前那样伟大胜利,却给敌以强大杀伤。近月来伤亡较大,主观上可能有些缺点,但也有客观原因。只要善于研究经验定能取得更大的胜利。自74师歼灭后,你头晕病,久未痊愈,我们甚为怀念,望珍重。”

正史用的就是华东局发来电报,华东局的电报是谁写的,那自然是饶,饶对粟的支持和欣赏无需多言。在粟自请处分后,不仅没有批评,还宽慰粟,挂念他的头疼病。

“你和军长要我起草南麻临朐战役初步总结报告军委(详未支电稿)。草成后,你们都不同意我那电稿上的意见,而认为‘是军事部署上的错误与战术上的不讲究’。我承认军事部署上确有错误,战术上确很低劣,这些我应负其全责。但我仍认为‘过分乐观’是南麻临朐战役未能取胜的主要原因,至少是主要原因之一。由于过分乐观而发生轻敌,由于轻敌而企图‘啃硬核桃’,企图‘一锅煮’,企图歼灭十一师后乘胜歼二十五、六十四等师,而与叶陶各纵会师蒙阴。因此部署上就以攻坚为主,而不以打援为主。这种乐观,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但我觉得你比我和长更乐观,而有过分乐观的表现。”

“总之,自卫战争以来,一切军事部署上、战术指导上的缺点、弱点和错误,我应负其全责。今后当遵照你的来信及时地加以改进,并诚恳地接受你对我的帮助,还希望今后毫不顾虑地对我不时地提出批评和给我以更多的帮助。”

读粟的文章,总能感受的他的赤诚和认真,担当和执拗的一面,此时在接受批评的时候,他说谭和陈比自己更乐观。这又是何苦呢?

第一部分给南麻临朐定性,是消耗战,我们也有一定的战果,粉碎了重点进攻,不能因此否认的必要性,不能发牢骚,这是在鼓励士气;

第二部分总结了南麻临朐失利的原因,1是过分轻视敌人,2是战术方面,不会攻坚,不会阻击,3是天气原因。

第三部分讲了未来的形式,全国的战略大局。解放区得到了恢复,建立地方政权,蒋虽然有了地盘,但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在西柏坡和陈毅的鼓励下,粟裕和华野外线兵团很快走出失利的阴影,经过一个月时间的休整后,1947年9月初,陈粟即挥师鲁西南,取得了全歼敌整编第57师的重大胜利。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