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年明星扎堆开演唱会行情为何如此疯狂?

先是演唱会毫无预警地实行了 强实名,也就是凭购票身份证才可进去,那么,之前大量囤票的黄牛党损失惨重,黄牛集体退票 一事还上了热搜。

▲10 月 12 日下午,上海体育场附近,很多歌迷聚集。

强实名 的形式是最近才开始实行的,之前周杰伦在天津的演唱会并没有这个规定,当时原价 2000 元内场票被哄抬至十万元,造成了今年除 TFBOYS 以外的演唱会的最高溢价纪录。

强实名 实行之后,买不到票的周杰伦粉丝又刮起一种另类的时髦,比如出租阳台看演唱会,因此催生了一个新词叫 唱区房。

无独有偶,同样一票难求的五月天也开始从十月份实行 强实名,只能说,今年的演唱会市场实在是太火爆了,再不压一压黄牛,粉丝们的怨气就快要形成负面了。

从今年暑假开始,人们有一个直观的感受就是,全国各地的大中型城市都在疯狂地举办演唱会,颇有种全面开花的态势。

拿成都举例,今年下半年,就有五月天、薛之谦、伍佰、张信哲、张靓颖、张学友等明星来,基本上一人霸占一个周末,也有实在调不开的,比如伍佰和张信哲撞了日程,都选在同一个周六,那就有 PK 的架势。

有一些错过了暑期档的歌手,看到演艺市场如此火爆,也开始急匆匆把巡演提上日程。

▲邓紫棋、张艺兴等人都算是发力较晚的了。

明星扎堆开演唱会,就免不了被人拿来互相比较。谁的票卖得贵、一票难求?谁的演唱会含金量高、值回票价?谁开的场次最多、群众基础广?都成了判断一个歌手是不是具有市场号召力的要素。

有博主做过一个粗略的统计,截止到 9 月底,仅在 体育场 开演唱会场次排名如下图所示:

▲来源:微博 @演唱会来了。

这个排名并不包括在 体育馆 和 演艺中心 的等室内演唱会排名,像是任贤齐、刘若英、伍佰、李宗盛、张学友等等,都是室内小馆频繁加场,算下来也非常有规模,所以这个排名并没有展示出今年演艺市场的全貌。

但不可否认的是,仅从观众数量来看,体育场,也就是平时负责举办田径项目或者开闭幕式的室外场地,一般来说可容纳 2 万人以上,最极端的像北京鸟巢,则可容纳近 10 万人;

与其相比,体育馆(举办乒羽比赛或篮球比赛的场地)和演艺中心等室内演唱会,一般也就容纳几千人或万余人,与体育场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今年的演唱会票房冠军很有可能在薛之谦和五月天中间诞生。

▲五月天的鸟巢演唱会。

但是,光看观众数量也不能客观地判断一个歌手真正的价值,歌手的市场号召力是多方面的。

比如,有人会从门票溢价程度来考虑,那么周杰伦的演唱会是含金量最高的,能抢到票就是赚到,转手一卖翻两倍三倍也有人争着买,黄牛价涨上天;

如果从视听规格上来说,今年张学友和蔡依林又是公认最强的;

如果从情怀杀和群众基础上来看,李宗盛、伍佰、张信哲、刘若英等等又各有各的优势,他们或是深耕一部分铁杆受众,或是全国范围内攻城略地,比起各种 顶流 也毫不逊色。

所以,我们试图从一个个小的切面,来盘点一下今年疯狂扎堆开演唱会的各路歌手们的优劣,这一个个小切面也许就意味着一位歌手对自己的终极定位。

需要提前声明的是,本文不能对所有歌手面面俱到,只摘取不同类型的典型代表加以分析。

我们首先从最壕奢的版本开始聊起。

在内地,要问在哪里开演唱会最有排面,那绝对是北京的鸟巢。

首先因为场地大得可怕,整个鸟巢是 10 万人的规模,去掉舞台遮挡,基本上可以卖掉 8、9 万人的票(加上内场)。

不光内地歌手,连一些资深港台歌手都把鸟巢视作一个难以逾越的门槛,在鸟巢诞生之前,歌手们视为圣殿的是香港红磡体育馆和台北小巨蛋,它们也只有 1 万余人的规模。

以前,能办一个 1 万人的演唱会就足以是 顶流 的标志了,香港红磡、台北小巨蛋、上海梅赛德斯中心,都是这种老牌场馆。

敢在鸟巢开演唱会,首要条件是得有底气,对自己的粉丝量有信心,不然,万一票卖不出去,整个场地稀稀拉拉,那就打脸了。

迄今为止,在鸟巢开演唱会的全是男歌手,王力宏、五月天、汪峰、陈奕迅、黄国伦、张杰、华晨宇、薛之谦、林俊杰。其中 2017 年黄国伦那场还是有点奇葩的,有人说他为了在鸟巢开演唱会亏了 2000 万,是 史上最惨演唱会,但黄国伦本人发微博表示 现场坐满了人。

▲黄国伦把当年在鸟巢办演唱会归因于五年前做的一个梦,在梦里,一个教练鼓励他去摸鸟巢的天花板,他就真的飞起来了,这个梦给了他勇气…… 后来真的有机会在鸟巢办,黄国伦和妻子寇乃馨决定 花钱买梦想。

其次在鸟巢开演唱会是非常昂贵的。

媒体报道鸟巢用作商业用途的租金是一天 300 万,而因为场地太大,对音响、灯光有极致的要求,再加上前期搭建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以及必须购买的安保成本等等,综合算下来,办一场演唱会两千万人民币是打不住的。

在多年后的《小姐不熙娣》里,黄国伦夫妻回忆那场鸟巢演唱会,透露自掏腰包花了一亿新台币,相当于 2272 万人民币,这个成本,如果票全卖完可以刚刚打平,而现场大概有八成观众,所以还是略亏点的……

▲寇乃馨也辟了个谣,说那次并没有像媒体写的 黄国伦亏了两千万、五千万,史上最惨演唱会 等等,都是误传,实际上就亏了两成钱,也就是四百多万人民币。

世易时移,到了今年,演唱会遍地开花,又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舞美非常卷。大家基本上无所不用其极,都想要在视听上达到最震撼的效果,这导致今年在鸟巢开演唱会的各位 顶流 歌手们仿佛在进行一场烧钱的军备竞赛。

今年有五位(组)男歌手在鸟巢开了演唱会,分别是五月天(连开 6 场),华晨宇(连开 2 场),薛之谦(连开 3 场),林俊杰(连开 3 场),张杰(连开 3 场)。

▲林俊杰的鸟巢演唱会请了周深和韩红当嘉宾。

这里面最烧钱的,那就是华晨宇了,因为他无论各方面都有种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赢 的样子。

舞台,创新性地在鸟巢做了 四面台,四面台不同于传统的舞台,它把舞台设置在场地中央,四面都有观众,好处是可以多卖票,音响效果、视觉效果更均衡,坏处是需要重新设计舞台,成本高昂。

各种配置也是。团队,请了奥运舞美设计团队,伴奏请了 国际首席爱乐乐团,舞台顶棚号称创下了 亚洲最大演唱会舞台顶棚纪录,音响设备更是列举了一大串不明觉厉的型号,现场观众的反馈大都是 震撼震撼震撼,穿透五脏六腑直击内心。

但即便成本高昂到已经像是天文数字,华晨宇演唱会的票价并不贵,最低 380 元,最高的内场票是 1280,放在今年所有的歌手里看,他的票价都属于偏低,大概考虑到粉丝大部分是学生党。

所以华晨宇也说,哪怕 连开两天,所有票都卖完,成本还是收不回来。

华晨宇的天价演唱会,与其说是一种商业行为,倒不如说是像黄国伦那样,花钱买梦想,只不过,这个梦想不仅是华晨宇的,也是他的粉丝的。

仔细看一下今年的鸟巢歌手,不难发现其中有些细微的差别。华晨宇、张杰、薛之谦,基本上是差不多的规模档次,票价不贵,舞台炫目,主打一个圆梦以及回馈自家粉丝。

华晨宇粉丝独美,这边薛之谦和张杰可能有听众重叠,倒是打得不可开交。他们又都很喜欢呼朋唤友,有许多明星在台下观看,有点像是圈内人脉的秀肌肉。

▲张杰骄傲发文说 高朋满座,不敢请更多朋友,因为真的完全没票,加十组音响,记录再创,据说张杰的音响价值 1.2 亿,但也有人说是他租赁的。

▲姚晨、张新成、杨迪、龚琳娜、刘雨昕等都去看了张杰的鸟巢演唱会。

▲薛之谦请了邓紫棋、许嵩等人当嘉宾。

▲一路走来,薛之谦的演唱会观众席里分别出现了江疏影、娜扎、杨迪、小沈阳、黄圣依、杨超越、王思聪及七位美女、网红主播大杨小杨兄弟及老婆等等。薛之谦会在演出过程里 cue 到他们,和他们互动,比较有意思的是大家基本上都坐在前两排,只有黄圣依的座位是比较远的,薛之谦还开玩笑 最近家里出什么状况了啊圣依?

薛之谦和张杰的粉丝还因此有过骂战,谦友觉得张杰并无实绩,唱来唱去就一首《逆战》,还动辄搬出他们的 QQ 音乐榜单和大麦粉丝榜,嘲讽张杰始终被薛之谦压一头,也只能靠 1.2 亿音响撑场面;

张杰粉丝就说薛之谦演唱会规格不高,只能靠说相声(薛之谦喜欢和观众互动,讲笑话)等等。中间诞生过一个热搜,说薛之谦演唱会拿到张杰荧光棒…… 就,打来打去挺热闹的吧。

除了鸟巢,薛之谦和张杰今年的演唱会路线还是不太一样的,张杰早早收官了,有点见好就收的意思;薛之谦则全国各地奔波,成为今年的 TOP1 劳模。

而且他去的城市除了传统的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也有大量的二三线小城,当地政府大力支持,还有省级媒体表扬他拉动了当地经济。

因为赶场赶得太过疲惫,9 月份在成都,演唱会已开场,观众都入席,薛之谦却穿着一身走出来鞠躬道歉说自己高烧到 39 度没办法演,承诺全部退票退机票酒店,并陪着粉丝又清唱了一个多小时。

自己哭,台下粉丝也哭得哇啦哇啦,算是一个小插曲吧。

比起上面的 圆梦型选手,像五月天、林俊杰这种出道更久、听众基础更广的歌手,则拥有更成熟、系统性的演出经验,他们不仅要 视听震撼,不仅要讲排场,更要充分考虑一场巡演的商业回报率。

拿五月天举例,他们出道以来已经是第 20 次在鸟巢开演唱会了,经验足,氛围好,对自己的粉丝群体也有充分认知,有底气连开 6 场,基本上场场满座。

五月天的票价不贵,最低 355 元,最高 1555 元,按人均 800 元算好了,六场鸟巢如果按每场 8 万人,总共算下来光是北京站就入袋 3 亿多人民币的票房,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呀。

▲五月天鸟巢演唱会,请了王源、华晨宇、黄渤、大鹏等人当嘉宾。

▲五月天在结束了内地巡演之后马上要开启欧美巡演,看看柏林的票价,确实不便宜,比同场地的 Taylor Swift 都贵,但也很快售罄,论海外华人的购买力……

当然了,提到不差钱的顶流,那一定绕不过一个人物就是周杰伦。

周杰伦今年并没有在鸟巢开,但他的演唱会门票无疑是今年最硬的硬通货,票价本身就贵,基本上架就抢光的节奏,很多黄牛票价格翻倍甚至三倍也能很快脱手。

而且今年出现一个新的现象就是大批自媒体博主、网红为了拍视频、博流量而去看周杰伦,导致一部分真正的杰迷抢不到票,引发众怒。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太原演唱会的点歌环节,有一个观众被周杰伦 cue 到,竟然点了《七里香》,引起一片嘘声。因为真正的杰迷都知道《七里香》是最后一首歌,唱了它就准备要结束了。这也证明了现场有很多人并不是真正的周杰伦的粉丝。

上海站也有很多人抱怨音响不行,场内气氛不行,周围仿佛都是路人,根本没有合唱。

周杰伦和其他 顶流 的打法都不一样,这一次他没有首先着力于北上广深等大城市,而是先在海口、太原、呼和浩特等省会城市办,这或许也有当地政府盘算的经济账,毕竟一个超级巨星的降临,哪怕只是立足于省会城市,也足以有能量辐射全省。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调研指出,周杰伦在海口四天,文旅收入就赶上端午、五一以及春节假期,并且指出周杰伦粉丝消费能力高,来一趟海口,人均花了六千多元:

周杰伦在海口的 4 场演唱会共吸引 15.46 万人次观众入场,其中海南省外观众 9.51 万人次,占观众总数的 61.5%。这期间,海口共实现旅游收入 9.76 亿元,其中,住宿收入 1.34 亿元,餐饮收入 0.72 亿元,购物收入 3.22 亿元。

周杰伦演唱会期间实现的文旅收入,甚至超过端午、五一以及春节假期,虽然接待人数相对较少,但换算成客单价计算,人均消费达到 6313.07 元,明显高出上半年三个假期的人均水平。

从演出效果来看,周杰伦的演唱会相比以往,并无特殊亮点,当然他也使用了大量声光电,也有一些创新,比如当地政府特批的无人机表演、舞台烟花等等,这是其他歌手没有的待遇。

▲太原上空的无人机表演。

▲网友说太原政府给予相当高的支持,不光有免费公交接送,还可以领特产。

但创新出了很多 bug,出场时的大铁球,在天津和太原都出现故障,周杰伦声音已出现,但人却困在里面迟迟出不来,最后从球旁边走出来的。

周杰伦今年 44 岁,对比六十多岁的张学友,他还年轻,但也许由于结婚生子沉迷悠闲生活等原因,嗓音条件确实大不如前,这几场演唱会的高音蛮吃力,也不太跳得动,但粉丝没所谓的,场面还是很热烈。

▲周杰伦演唱《双截棍》。

正如太原那场的无人机展示的几个字,致青春,致 Jay 迷。对于很多人说,与其说是周杰伦的演唱会,倒不如说是所有杰迷自己的狂欢。

周杰伦三个字已不再是一个人名,而是一种过程,一种回忆,一种类似于朝圣般的心情,所以无论他唱得好与坏,只要他在台上,只要人在现场,这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了。

下面要讲的这一部分,则是综合素质很强的歌手。

他们当然也靠声光电手段和舞美,但更厉害的是他们本身的实力,唱功不俗,舞台有满满的诚意,他们所呈现的是一场名副其实的 show,应该能够代表华人演唱会规格,完全值回票价。

比如张学友、蔡依林,还有一个李宗盛。为什么把看起来 清汤寡水 的李宗盛放进来,因为他是今年票价最贵的,这个咱们后面讲。

张学友,又跟其他人不一样了,别人都是各城市巡回,广撒网,张学友可好,就可着一只羊身上薅羊毛,光是广州就连开 10 场,成都有 6 场。但哪怕是连开 10 场,很多人照旧抢不到票,只能说歌神在广州的影响力太强了。

张学友的票价不便宜,内场 2280,和周杰伦差不多,他的歌迷以事业有成的中年人居多,不犹豫,不多话,默默付钱很干脆,导致他的票也十分紧俏,很多黄牛都转手出双倍的价。

▲现场还有人拍到了八十岁老翁坐着轮椅去看演唱会,不得不感叹歌神的听众年龄层跨越得真广。

九月份张学友演唱会实行新规,强实名,门票必须和身份证一同出示才行,不能转售和赠予,这在今年是独一份,在他的带动下,周杰伦、五月天才陆续跟上了这个办法。强实名打击了很多黄牛党,也高兴坏了一部分真歌迷,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票依旧很快就售罄。

关于票价,也出过一些小插曲,就是很多歌迷质疑主办方安排座位不科学。

比如同样是 1980 元的票,有人就在山脚下,离舞台特别近,有人则在山顶,离舞台很远很远,和 980 元、甚至 480 元的位置没什么差别,有一段时间网上负面汹涌。

▲有网友晒出 1980 元冤种山顶洞人的视角。

▲网友们愤怒声讨主办方。

至于演唱会本身,那没什么可指摘的,是一场近乎完美的视听盛宴。

张学友选择的是一万多人的小馆,配置是的交响乐团和高音质音响,六十多位乐手坐在高耸的 柜台 里,很有新意,也很壮观,二十多位舞者,风格华美,有舞台剧的观感。

现场不提供荧光棒,就让大家安安静静地享受音乐,张学友嗓音如初,行走的 CD 依然名副其实。

张学友虽然已经 62 岁,却依然能轻松地从头至尾唱跳下来,中间还完成一字马,几乎没有任何瑕疵,体力是挺棒的,也是相当自律的。

张学友在演唱会这个领域里算是老行尊了,香港红馆场次前十名里,他排第三,也是目前罕有的、还唱得动、活跃在市面上的同时代歌手之一。

一场一场磨炼下来,早已经修成绝世神功,所以他的地位、他的实力就是票房的绝对保证,走到哪里都不愁卖,据说明年在上海梅赛德斯也预定了场地,连开 15 场。

蔡依林,则称得上是今年最有诚意的女歌手。

首先令人震撼的是,两个半小时,她几乎高强度地跳了一半的时间,全开麦,跳到最后还是很完美,动作丝毫不变形,气息也极稳,真让人感叹女战士业务能力太强悍。

43 岁的蔡姐的状态好得超乎想象,与此同时,舞美也非常棒,有艺术性,脑洞大开,dancers 出彩,有想法有创意,而不简简单单是声光电的堆砌,真如一场华丽的梦境。网友也说,看完蔡依林演唱会之后会患上 戒断反应。

这么诚意的演出,当然也有弊端,那就是歌手的体力是线 号武汉那场,天气极热,台下观众们都热得要晕过去,更不要提蔡依林在台上唱跳全场还有灯光的炙烤。

所以蔡依林今年的巡演很快就收官了。她的票价也不贵,比周杰伦便宜很多,内场最高才 1390,场次也少。不过今年蔡依林的演唱会算是打出了名气,打出了口碑,不负众望,估计明年的市场也会很好,算是很大的收获。

很多人希望她明年能冲击鸟巢,实现女歌手在鸟巢个唱的零的突破,蔡依林团队不置可否,只说定下场地了就会通知大家。

在张学友和蔡依林身上,我们看到的是纵横江湖几十年的资深艺人的敬业与职业素养。

时过境迁,他们不再年轻,他们的歌迷也不再年轻,世界似乎已经走到了下一代的手里,而他们却从没有放弃自我,业务能力仍然在线抗打。

并且他们身上还有一种更珍贵的劲儿,那就是依然在追求进步,超越自己,依然想在短短的两个小时里贡献出自己最极致的能量、最优秀的水平。讲真,在同龄的歌手里,这种心态并不多了。

这一部分我们暂时也把李宗盛算进去。

李宗盛是今年一个很特殊的例子,作为一个长期的幕后大佬,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纯粹的明星,他这一次的巡演宣传没什么声响,但他的票价却是最贵的,内场 2580,最低票价 680,数量还不多。这个票价刚放出来时是蛮吓人的。

而且以上海为例,他的四场演唱会,有两场都安排在工作日晚上,你就说傲娇不傲娇吧。

别看李宗盛票又贵、时间又不讨好,但人家的票还真是好卖,这一点源于他受众的购买力,和张学友的情况是有类似的。

李宗盛的演唱会,主打的是一个人到中年之后再回望的唏嘘感叹,情怀拉满。

开场是《寂寞难耐》,中间将他从业以来写过的经典金曲都唱了一遍,包括《梦醒时分》《爱如潮水》《领悟》《我是一只小小鸟》《阴天》《漂洋过海来看你》《爱的代价》等等,基本上大家耳熟能详、全程跟唱 ;

结尾的安可曲目是《山丘》《鬼迷心窍》《凡人歌》三件套,将演唱会氛围推向。

李宗盛的价值,并不像张学友、蔡依林这样能直观地通过舞台和声音被量化、评价,而是每个观众内心会因此产生的巨大波动,很私人,又相当强烈,是别的演唱会无法给予的。

李宗盛是与观众互动最多的歌手,他在台上侃侃而谈自己的人生,轻松坦诚,还很真挚,讲到婚姻,说都赖 2003 年的 SARS,若没有非典,也不会产生变故;

▲有意思的是,李宗盛现场唱了林忆莲当年的金曲《不必在乎我是谁》,舞台挂出了 N 忆莲的照片…… 对于前妻对于往事,他是真的乐于奉献给歌迷。

讲到人生,他说人生无外乎就是性和死亡,很多文学作品都以这两件事为基底,而他自己,现在一个离得越来越远,另一个则是离得越来越近。底下观众听到会心一笑。

所以,把李宗盛划为这一类,并非他的舞台呈现有多么惊艳炸裂,而是看得出他的确用心了,把自己的人生都化了进去。每一个中年人都能从他的歌里找到共鸣,他的歌词、人生感悟也的确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也是一种宝贵不是吗?

所以会有那么多人悄无声息地买贵价票去听李宗盛,人到中年,给自己两个小时尽情的自我感动吧,流泪,无言,喟叹,难以界定的各种人生况味,唯有全部诉诸歌曲才能做出略微清晰的表达。

曾经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为了一点钱(李宗盛临时改词),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用人生阅历和才华累积出的这一句句经典歌词,也许本身就值回票价了吧。

▲李宗盛在内地的巡演已收官,10 月 3 在日本武道馆开唱,图为《让我欢喜让我忧》原唱周华健、作曲者飞鸟凉、作词者李宗盛三人一同合唱。

最后这部分,要讲讲以张信哲、刘若英、任贤齐等为代表的一大批 国民歌手,他们其实已经不属于现时的娱乐圈,可能九零后零零后对他们都不太熟悉,毕竟他们走红于千禧年左右。

但他们各有十余首经典代表作,朗朗上口,词曲皆优秀,传唱度高,刚一诞生就迅速传唱至中国大江南北、大街小巷,并且生命力旺盛,真可谓上到八十九,下到刚会走,人人都会唱。

所以这一批歌手,也是 劳模型 歌手,他们不会流连在某一地连开 N 场,而是辗转各地,雨露均沾,以内地二三线城市为主,主打的就是一个群众基础广。

前面说了,演唱会进入省会城市、中小城市,那是当地政府求之不得的好事,因为能引发 演唱会大迁徙,从交通住宿到饮食消费,都能拉动不少经济增长。

这类歌手办演唱会,已经不再追求超越自我、玩出新意,也不想做过多的个人表达,不一味烧钱,因为他们深知,只要把经典金曲都唱好了,大家就满意了。

由于多年的业务能力打底,所以总体呈现的品质是非常稳定优质的,观众们满意率高。

以场次最多的张信哲为例,他从四月份在杭州开唱之后,到现在基本上每周都换城市,每周六唱一场,而且是室外体育场的规模,雷打不动,毫无收官之意。

他的每一场都发挥稳定,嗓音条件优秀。比如《宽容》这首歌难度大,需飙高音,张信哲从没有降 key,一场场几乎完美。

▲开场曲目《爱如潮水》。

几位歌手的风格略有差别。张信哲就是唱歌,与观众互动不多,也没有嘉宾,一首首情歌唱到你过瘾为止;

任贤齐互动更多,现场气氛更欢乐,有许多点歌环节,也会请嘉宾。

走到一个地方都会拍摄相应的 vlog,吃当地美食啊,会当地朋友啊,风格更接地气。值得一提的是,任贤齐人气最高的地方竟然在东北,也许他的江湖浪子侠客的气质最受东北人民的欢迎吧。

▲2004 年东北神剧《马大帅》,小云的房间里就贴着任贤齐。

刘若英,走的是温馨风,也是室内小馆,现场是一个大大的熊,慢慢转动。请到的嘉宾比如毛不易,也很符合她的气质。还请了王宝强,夸他这么多年虽然成长,但依旧真心,王宝强感动得泪洒当场。

▲那时恰逢王宝强《八角笼中》上映,他不光去了刘若英,还去了任贤齐,顺便为自己的电影宣传一把。

就像一场温暖的老友相聚,窝心又舒服,刘若英的嗓子也是在线的,能 hold 住这样的场子。她和毛不易合唱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演唱会型歌手和晚会型歌手的差别。

这类歌手里最近有一个火出圈的就是伍佰。

伍佰是更为神隐的歌手,不像张信哲、任贤齐这样还经常在内地的综艺节目露面,伍佰近几年一直沉迷于摄影,给人的感觉像是世外高人去修仙了。

他开启巡演之后,最初也没什么动静,慢慢地,短视频平台开始流传他的片段。

他只需要唱一句,下面就会开始大合唱。在今年这么卷的情况下,伍佰以 反卷先锋 的姿态出圈,人们调侃,花五百唱伍佰的歌给伍佰听,伍佰的钱比曾毅还好赚。

渐渐地,他只需要唱两个字,底下就乖乖合唱。人们又调侃,伍佰在唱他的新歌《你说》(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再后来,他只需要指挥就可以了;

再再后来,他站在那里不动,观众就能跟着唱。人们说,将来哪怕挂个伍佰的照片也能开完一场演唱会吧。

演唱会结束,还让大家赶紧走,下班啦,结束啦,快回家吧。

汪苏泷看了这一段也学伍佰,只唱两个字儿,剩下的交给现场,还说感受到了伍佰的快乐。

大家都说伍佰的演唱会开得太轻松了,是不是太划水,太摸鱼了。照这样下去,开演唱会的明星都偷懒怎么办?实际上,他的风格别人还真学不会。

伍佰在出道的这些年里一直有 演唱会悍匪 的名号,也就是说,他拥有极强的场面控制能力和情绪渲染力,再加上嗓音穿透性强,歌曲流传广,所以哪位歌手若是请了伍佰当嘉宾,风头一定会被他抢过去。

▲伍佰最令人闻风丧胆的金曲《让我将你心儿摘下》(开玩笑)。

因此,伍佰的云淡风轻,背后则是多年来积累的实力和独特的风格使然,总而言之,不用动嘴就能让现场的观众嗨起来,爽起来,这也是神功啊。

再说了,伍佰老师并不轻松啊,人家虽然唱得少,但动得多啊,一场下来,嗓子没事,肌肉快拉伤了吧。

上面说的这一类演唱会呢,因为场次多且频繁,而且流程基本不变,开场是什么,安可是什么,甚至 talking 都是一样的。

举个例子,张信哲的演唱会就严格按照标准流程走,哪首歌穿什么衣服,什么环节讲什么话,都几乎不带变的,唯一的变化就是他有一首歌叫《上海姑娘》,而每到一地,他都会改成当地的名字,比如 我心爱的深圳小姑娘我心爱的济南小姑娘 等等。

这些内容,网友光是在短视频平台上就能浏览个差不多,但依然阻挡不住大家去现场的热情。

去现场的人们,很难说都是歌手的铁粉,也有大量的普通观众。

对于他们来说,演唱会票价不贵可以接受(最贵的也大都在 1500 元以下),找一个周末,和亲人朋友开车去另一座城市听一场演唱会,碰巧这位歌手也比较熟悉;看完演唱会再顺便逛个街吃个饭,过一个不一样的周末时光,休闲旅游放松的意义大于演唱会本身。

可以预见的是,若无意外情况,演艺市场的火爆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起码,下半年或许比上半年的数据还要好,圣诞节、跨年等时间节点都是演唱会高峰期,人们又都习惯在春节前进行消费、犒劳自己,也喜欢在节日与朋友欢庆,所以这段时间也是兵家必争。

一场场演唱会背后,折射的是经济周期和社会心理的变化。

首先,今年的演艺市场确实印证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娱乐业是反经济周期的。

也就是说,经济处于上行时,娱乐业反而比较中规中矩,而当经济下行,娱乐业往往迎来火爆。人们不愿意进行大宗消费,买房买车甚至结婚生子都萎靡了,人们就会把口袋里的钱更多地用在娱乐或吃喝、旅游等方面。

一是因为大家感受到外部环境的紧张,更需要一些能愉悦自己的事物,有一个理论叫 口红效应 也是如此,越是收入降低心情低落,就越需要一支口红让自己短暂地开心一下,坐着车去听自己的偶像唱歌,给自己两三个小时的情怀震荡,有何不可,更有些人完全就是站在场外听完整场演唱会,也可能跟场内观众一起合唱,这就更加经济实惠;

▲今年的演唱会最特殊的一点是出现许多场外听的听众,尤其是具备时代曲性质的大歌手,比如谭咏麟啊周杰伦啊,场外有大量的歌迷免费蹭听,这里当然有买不到票的,也必须承认有根本买不起票的。

相比起买房买车,去看一场演唱会的钱确实不值一提,况且,当下的环境把 躺平及时行乐 都塑造成潜在意义上的共识,大家喊着 人生是一场旷野,不再沉迷于丛林竞争,不再只按照狭小的主流道路前进,而更在意自己的感受和体验,演唱会的火爆也基于这种群体意识。

当然也有一个小原因就是口罩之后歌手艺人们再度出来工作的狂热的需求,观众当然也有这个心理,大家都憋了两三年,是真的要准备大干一场、狂欢一次了。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2023 上半年全国演出市场简报》显示,2023 年上半年,中国全国营业性演出 (不含娱乐场所演出) 场次 19.33 万场,同比增长 400.86%;演出票房收入 167.93 亿元 (人民币),同比增长 673.49%;观众人数 6223.66 万人次,同比增长超 10 倍。

第二,很多歌手幸运地把握住了时代节点。

今年的歌手主力军,半壁江山都属于九十年代、千禧年左右火起来的港台艺人。他们当红的时候,歌迷都是学生,兜里没钱,看不起演唱会。如今,歌迷们已经长大,有了经济能力,就很愿意为自己的青春再度买单。

刘若英、张信哲、任贤齐、伍佰、梁静茹等人的歌迷大都是 80 后,所以现场有不少人是携家带口去看演出,甚至带着孩子的也有,所以他们的票房保证就是这一群人。

相比起在鸟巢轰轰烈烈的顶流,他们更像一群闷声发财的人,虽然当下年轻人的各种喧嚣的话题里不再有他们了,但他们依然拥有着庞大的受众,甚至他们和受众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 互文。

闷声发财的歌手和默默赚钱、默默花钱的观众,这是一种必须需要到达一定的年龄和阅历才能搭建起来的默契。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艺人的 艺 始终是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

很多年之后,人们回望这个难忘的 2023,可能会记得这是一个演唱会疯狂的年份,林林总总,各种原因,人们在某一个共同的偶像制造中的视听幻境中沉醉了一回,明星们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疯狂演出,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股风潮何时会歇,谁都知道这样疯狂的市场是风云际会,未必能持续很久。

对于观众来说,看演唱会是一个情结,这个情绪随着满足的次数而持续调低,毕竟昂贵的票价,遥远的路途,情怀气氛的渲染到否,都是难题。所以 值回票价 是每个观众心中的考量,也是对于艺人的严格考验,我们可以看到,凡是能够行走江湖几十年的老艺人,他们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始终严谨地对待自身业务,年纪越大,越珍惜羽毛,越兢兢业业,越不愿意自毁长城。

唯有如此,才能做到受众不抛弃 TA,从而时代也不会轻易抛弃 TA,职业生涯便会更长一些。

而拿出诚意来与歌迷一起度过这三四小时的艺人们,也会得到更多,钱,口碑,还有海呼山啸一样的回应,这种体验也是身为明星的人生福利。

对于观众来说,演唱会的瘾,总是要过够才能罢休,而在夜空下,与偶像一起怀一把旧,总归是人生难忘的回忆之一。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