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问题无法回避

Estimated read time 0 min read

哈以战争,愈演愈烈。当地时间10月15日,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乔纳森·康里库斯,再次警告加沙北部的巴勒斯坦人逃往南部。(海外网10月15日电援引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

头一天,以色列国防军首席发言人丹尼尔·哈加里表示,以色列将对加沙地带发起强力进攻。15又说,为实现以色列的安全目标,以军将在“中东任何地方”开展行动。

现代战争,通常都是先进行空袭打个透,然后进行特种侦察、局部突袭、摸清情况,最后才是地面部队大规模进入。

继“福特号”航母战斗群之后,美国又派遣“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驶向地中海东部。继12日空袭之后,刚刚修复的叙利亚阿勒颇国际机场,在14日晚再次遭到以军空袭,再度停运。

战争之中,世界阵营越来越泾渭分明。当地时间10月14日晚,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会见了哈马斯哈尼亚。此前,他已访问了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并分别与三国高层及黎巴嫩真主党举行会谈。伊朗明确警告:如果以色列继续在加沙的行动,“将不得不干预”。

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说,“我们必须在盟友以色列摧毁哈马斯的过程中,坚定地站在以色列一边。”“摧毁”这个词,与美国对“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使用的语言相同。

10月15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应约同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通电话。阿卜杜拉希扬表示,伊方希望通过方式解决问题。王毅表示,“当务之急是推动局势降温”;“中方支持伊斯兰国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加强团结协调,发出一致声音”;“巴以局势发展到今天地步,根本原因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建国权长期遭到搁置,生存权长期不能落实,回归权长期遭到漠视”。(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消息)

头一天,外交部长王毅同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通电话。费萨尔表示,沙特谴责一切袭击平民的行为,反对以色列强行将加沙民众迁移至地区以外;“希望国际社会共同努力,避免冲突扩大到其他国家”。王毅表示,中方反对和谴责一切伤害平民的行为,“以色列的行为已超越自卫范围”,“停止对加沙民众的集体惩罚”。(据中国新闻社10月15日消息)

讨论哈以战争,“哈马斯”问题是回避不了的,“恐怖主义”问题是回避不了的。如果只字不提哈马斯、不说恐怖主义,那如何抓住“牛鼻子”、抓住关键问题来解决问题?只说“巴以冲突”、“尽快停火止暴”,显然不会有多少效果。回避“恐怖主义”问题的“鸵鸟政策”,装得多好也只是“鸵鸟政策”。

一位巴勒斯坦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干脆说,加沙地带“露天监狱”的狱卒其实就是哈马斯。如果不消灭恐怖主义的哈马斯,就不可能保护巴勒斯坦,更不可能发展巴勒斯坦;而加沙地带,将永远是“露天监狱”。对恐怖主义的隐忍,就是对公民百姓的犯罪。在这块上帝应许之地,不解决恐怖主义问题,永无宁日。

落实“两国方案”,重回正确轨道,这没有错。问题是,方案落实的难点在哪里?在以色列国这边,还是在巴勒斯坦国这边?事实上,如今恰恰是哈马斯坚持反对“两国方案”,它一定要把“两国”中的以色列国从地球上抹去。哈马斯作为“抵抗轴心”联盟的核心成员,其目标就是不惜一切手段毁灭以色列。

从历史到现实,双方冲突与战争的根源,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那就是:甲方承认乙方的生存权利,而乙方却不承认甲方的生存权利;甲方不反对乙方建国,而乙方却反对甲方建国,“矢志不渝”。

10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分别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话。因为以色列打击的是哈马斯,而不是巴勒斯坦,所以,美国跟巴勒斯坦会见、通电话都是很正常的事。内塔尼亚胡对拜登直言:以色列内部对“采取行动”达到目标已经形成统一立场。

由于长期经历生存之难、生存之战,犹太律法和犹太人有着强烈的行动性,个人和国家都基于行动,以色列的综合实力越来越强大,只要下定决心,凭借一己之力,也能够彻底解决哈马斯。

历史上,从“阿以战争”,到“巴以战争”,再到今天的“哈以战争”,以色列的敌人那是越打越小了。

至于说“以色列人得到了生存保障”,这要看“生存保障”这个概念的内涵与外延。相比于曾经的纳粹法西斯对犹太人的大,如今已立国的以色列人,确实得到了生存保障;但是,这次被哈马斯恐怖的上千名以色列人,他们的生存得到了什么“保障”呢?

而且,在无差别攻击之下,不仅死难的有以色列人,还有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美国人、中国人等等。当然,被恐怖分子虐杀或绑架的平民,无论是哪国国籍,都没有本质区别。

作家纳博科夫说,“人有三样东西无法隐藏:咳嗽,贫穷和爱,越想隐瞒越欲盖弥彰。”其实国家也是这样,而且还有一样东西也无法隐藏,那就是:愤怒与仇恨。

“如果巴勒斯坦人放下武器,会有和平;如果以色列放下武器,就不会再有以色列。”网络盛传以色列前总理梅厄夫人的名句,“我们可以原谅他们杀害我们的孩子,但是我们不会原谅他们逼迫我们去杀他们的孩子,只有当他们对自己孩子的热爱超过了对我们的仇恨时,和平才是可能的。”

巴勒斯坦的法塔赫是“放下武器”了,阿拉法特都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了,但哈马斯没有;非但没有,还变本加厉。

事实上,恐怖组织的某些能力也越来越“恐怖”。10月14日,以色列委员会主席察希·哈内格比承认,在哈马斯攻击以色列的情报搜集上,负有责任。在攻击发生的几天前,他还宣称“哈马斯不敢向以色列再次发动攻击”。在7日攻击发生前夕,以色列总局(辛贝特)收到过一份预警情报,但最终认定情报“缺乏足够依据”。真是啪啪打脸。

网友说:“拉偏架者存私心,主持不了公道,树立不了国际威信。”“地狱中最炽热的地方,留给那些在重大危机发生时所谓保持‘中立’的人。”“看看简体中文网,那么多人在支持恐怖主义哈马斯,就不怕老祖宗马克思这个犹太人早点召你去见面?”

一句逆耳忠言:在当今世界,“反犹支恐”绝不可能有好下场。只要认真细看,其实不难看清都有谁在“反犹支恐”。

在简体中文网站中,竟然也有不少“键盘侠”在为恐怖分子张目,表达对恐怖主义的支持。这些“无知而无畏”的“键盘侠”们可能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对于恐怖活动犯罪有一系列明确的规定,有一个罪名就是“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罪”,“通过讲授、发布信息等方式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或者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的”,就有可能入罪。

无论如何,我们要站在历史看一时,要站在世界看国家。仅仅站在本国看他国,往往看不清他国;仅仅站在一国看世界,通常看不清全世界;仅仅站在个体看人类,大抵看不清全人类。

智识者有言:“善是存在的,即便是在最黑暗的时刻。非正义战争的暴力、残忍、黑暗所激起的,不仅是人性中最坏的一面,同样也能激发善、勇气和责任感。”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