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校园发酵后续更多受害者曝光

但凡被霸凌者呈现出“不服”,这种暴力往往会升级成教训、群殴、在网络上散播文字、视频,进一步实施人格侮辱。

对于心智尚未成熟的学生来说,他们在群体里被霸凌,会呈现出无措、丢脸、自卑、抑郁等种种负面情绪。

韩国作为校园霸凌的高发国家,曾经有25万韩国民众向青瓦台,要求将未成年人入刑年龄从“14岁”降低到“13岁”。

随后,他改名换面,换上新名字,进入新高中,考上了知名医科大学,前途一片光明。甚至在网络上对“杀人经验”侃侃而谈。

另一端,受害者的母亲,在儿子出事后就患上抑郁症,父亲在7年后被诊断为“身心障碍”,整个丧子家庭郁郁寡欢。

韩国政府做过诸多尝试,比如通过《学校暴力预防与应对相关法》,在学校成立“学暴委”(学校暴力对策自治委员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