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时间价格翻倍有人3个多月连买20多条!“奶奶辈”的它为什么突然成了年轻人的心

曾经被视为“奶奶辈”饰品、不在年轻人考虑范围内的珍珠,眼下摇身一变,成了时尚的代名词。无论是明星穿搭还是身边的闺蜜朋友,“含珠率”陡增,从项链手链到耳饰戒指,各种颜色、尺寸、形状的都有,不少人为此上了头。

95后姑娘小霞也迷上了珍珠,一些之前从未听过的专业名词,像是baby珠、小米珠、小灯泡、巴洛克、keshi都如数家珍。她在3个多月里已经买了20多条,前几天又花200多元入了一条3mm左右的baby珠项链。

baby珠,指的是直径在5mm以下的淡水小圆珍珠。之前,小霞过一条6mm左右的,这次想尝试两条叠戴,搭配相应服饰。她说,不同于钻石宝石的华贵,珍珠骨子里特有的温润感能提升气质。“之前从没想过自己年纪轻轻就入了珍珠的坑,印象中好像只有妈妈们才爱戴,又大又圆,珠光宝气。直到有天在网上刷到一位穿搭博主佩戴的异形珍珠项链……原来珍珠也可以很时尚。”

位于诸暨的山下湖镇,是全国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研发、加工、交易基地,淡水珍珠年产量占世界淡水珍珠总产量的70%左右,全国总产量的80%以上。我们常在直播间刷到的珍珠开蚌,大多来自这里。

1993年生的珠珠是湖南人,做了4年多代购生意。之前她一直满世界飞代买珠宝首饰和护肤品等,去年8月经朋友介绍来到诸暨做起珍珠代购生意。她说,去年开始到现在,卖得最多的,还是淡水有核珍珠。这类珍珠一般生长期短、品相好,且价格不贵,平均每条三四百元。优秀的价格决定了对珍珠保养要求也不高,不需要精心呵护,即便戴坏了也不心疼。

珠珠说现在市场上的变化很快,前几个月“碎银子”很火,这几个月轮到“巴洛克”了,“两种珍珠走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碎银子是形状不规则的小颗粒珍珠,但珠光不错,珠串很好卖。巴洛克则完全相反,单颗个头很大,有个大大的圆肚子,酷似水滴。

在更高端的市场,听得最多的还是“小灯泡”。原本这个词特指海水Akoya珍珠,这种珍珠因珠光非常亮,就算是在黑暗中也会像灯泡一样自带光泽。不过随着养殖技术的提升,淡水珍珠的光泽度也提高了不少,虽然达不到Akoya同等级别,但社交距离佩戴也足够优秀,可价格只有海水Akoya的十分之一。又因国内对淡水珍珠没有统一的量化标准,打上“小灯泡”的标签以示自己的光泽度优秀。

而在淘宝店主蒋慧娣那里,今年最受欢迎的是5mm以下的baby珠,做成的项链、手链、耳饰,甚至是胸针等产品,五花八门,价格从数十元到680元不等。“项链卖得最多,几乎每个客人都会带上一条,复购率也很高。”此外,形状酷似米粒的小米珠也很受欢迎,它不像baby珠那样颗颗正圆,但做出的首饰更时尚。

电商直播是个契机。在珍珠进入电商直播行业之前,很多年轻人对珍珠并不了解,以为珍珠只有又大又圆的白色珠串这一种,直到在直播间刷到美女主播佩戴的各种款式新颖、颜色多样的珍珠时,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它们的售价也比想象中友好,一支口红的价格差不多就能拥有主播同款。

买的人多了,供需关系失衡,涨价成为珍珠绕不开的话题。蒋慧娣说,现在的珍珠一天一个价:“以一条3mm的baby珠项链为例,去年一条差不多品相的138元左右,而今年零售价直接卖到300元,这还是比较有良心的商户,平均只赚十几二十元的。”

蒋慧娣是诸暨本地人,她说自己之所以能坚持做珍珠,主要是有亲戚在从事珍珠养殖,可以用更优惠的价格拿到更好的货。

“珍珠涨价有许多原因,比如诸暨当地为了保护水源,降低了养殖规模,还有些大的珠宝商看到行情好也开始囤货。另外就是人工成本的上涨。”蒋慧娣介绍,无论是baby珠还是小米珠,因为珍珠本身尺寸小,打孔难度大,对人工的要求自然也就更高,她听说有珍珠工厂最高曾开出一天600元的人工费。

珍珠火了,很多人看到商机纷纷加入。珠珠就带过不少朋友一起做珍珠代购,但她听到反馈说生意不好做,大多做了几个月后就退出了。“现在整个珍珠行业看着很红火,但成本越来越高,各种涨价,如果是新入行的确实赚不了什么钱。”

海水珠的涨价势头也很猛。希希进入珍珠行业8年多,一路看着海水珍珠价格上涨。以海水baby珠串链为例,以前1500元已经可以买到品质很好的,但今年即便是进价也基本要2000元左右。更离谱的就是最近被炒得很厉害的keshi珍珠,一度按克售卖,每克售价高达288-388元。

希希家主营的是高端海水珍珠,这两年因为价格上涨也不得不转变思路,改走“亲民”路线。“好品相的珍珠根本不愁卖,但我愁的是拿不到那么多好货。”

位于山下湖的“华东国际珠宝城”是全球最大的珍珠批发交易市场,从原珠、珍珠首饰、珍珠工艺品,到珍珠美容保健品一应俱全,2008年开业以来入驻的商户已经从300多家拓展到800多家。据说疫情期间,山下湖的大多数珠宝商在直播,这也让更多人了解到珍珠,为珍珠的大火奠定了基础。

珠珠说去年开始做代购时,珠宝城的一些档口就被代购围满了,大家都瞄准了“无成本”带货。到今年三四月,珠宝城的人越来越多,门口的停车场一位难求,连酒店都住满了人,几乎都是来做代购生意的。

尤其是5月在母亲节和“520”的加持下,整个市场的人流空前爆满。“我经常去的那家档口之前晚上七八点差不多就下班了,但5月开始他们一直干到后半夜,打包到次日凌晨。老板说一个月就把以前全年的活都干完了。

潮流文化也带动了珍珠的市场需求。电影《消失的她》路演时,倪妮佩戴的各种珍珠首饰,就掀起了一股珍珠热。“珍珠”在小红书平台的浏览量也一度飙升,相关笔记达到604万+,相关商品296万+。一些高级珠宝品牌也开始走潮流风,不规则的形状给设计师们有了更多的创意和发挥空间,这也让国内一些珠宝商开始争相模仿高奢平替。

希希算是珠二代,父母也是从事珍珠行业的,几十年的沉淀在这一两年忽然爆发。除了抖音直播,她还通过小红书等平台宣传自家的珍珠,粉丝群经常有人发来照片向她求明星同款。虽然生意还不错,但希希总觉得还是缺少一些核心竞争力,她打算摸索海外市场,把珍珠卖出去。

“国内市场虽然火爆,但竞争激烈,海外有很大的市场空间,不少做跨境电商的现在也开始做珍珠了,我想着别错失了先机。”不过对她来说,开拓海外市场还有个直接的难题,那就是需要懂珠宝又懂电商的综合性人才,这需要时间来培养。(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记者熊文媛)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