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红包送美食送祝福 母亲节明星争相表孝心

昨天(13日)是母亲节,来南京宣传的明星格外多,歌手、模特、作家轮番登场。在这洋溢着浓浓爱意的日子里,明星们虽然不能陪伴在母亲身边给她们过节,但他们也各自准备了礼物,向“星妈”们表达了深深的感恩之情。再大牌的明星,只要一回到妈妈面前,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傻小子”、爱撒娇的“小丫头”。不论岁月如何变迁,母爱始终是明星们走向成功的坚实后盾。

小猪罗志祥最近人气正旺,主持、拍戏、唱歌一个都不少,今天,他在6月30日举办南京演唱会的消息将正式发布,不过昨天傍晚他就已经悄悄来到南京,除了和十八频道标点主持人张彤进行了一番母亲节大讨论,还和老吴来了场笑料十足的唇枪舌剑,不过这都不及罗志祥的一番孝心来得感人,看到主办方为他准备的南京云锦围巾作为母亲节礼物,他还透露说已经提前准备了一个七位数的大红包来讨妈妈欢心。

一般明星来南京一定会问的问题那就是对南京的印象,不过主持人一上来就规定罗志祥不准用“美丽、漂亮”之类的词来敷衍,他便实话实说了:“南京啊,我第一次来,感觉嘛,热!”经常在上海做宣传的罗志祥因为太忙了居然之前都没来过近在咫尺的南京。穿着无袖服装露出晒得黝黑的手臂,罗志祥看起来非常健康,进了直播间,罗志祥恢复了好奇宝宝的本色,“南京是不是有种石头很稀奇?南京是不是有很多小吃很有名?”听说那种石头叫雨花石,他认真地说:“那一定很贵吧。”说到吃,他又是一脸好奇:“好像是什么鸭?哦……盐水鸭?”调皮的罗志祥在节目里表演了模仿周杰伦,还被张彤要求模仿他,刚刚接触不久的两人,罗志祥模仿起来非常有模有样。

罗志祥是出名的孝子,譬如这次因为要来南京做宣传,他就提前给妈妈过了母亲节:“哈哈,还好妈妈谅解,礼物送到嘛安抚一下她的心情。”至于什么礼物,他就很直白地表示是个大红包,掰着手指数了一下:“嗯……有七位数(新台币),都是我辛苦赚回来的哦。”罗志祥的孝顺还表现在经常和喜欢打麻将的罗妈妈切磋一下,不过牌桌上他可不客气了,还开玩笑说这次回去要把红包钱赢回来:“哈哈,至少要打上一个星期呢,输给我她会比较心甘情愿。”他说小时候的母亲节比较穷,就用零花钱买了个小蛋糕,然后在卡片上用彩笔画上妈妈的样子和祝福的话,妈妈就会很高兴。“后来进了演艺圈,这个习惯就减少了,有一次母亲节妈妈和我一起上节目,我又准备了一个小蛋糕,在卡片上用彩笔写上了话,妈妈当时一下子就哭了。”

罗志祥的父亲不久前去世了,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的乐观开朗,“其实以前母亲节的时候我都会包两个红包,爸爸也有一份,不然他会吃醋哦。”从小遗传到康乐队爸爸的喜感跟节奏感,罗志祥从小节奏感就很好,爵士鼓、钢琴,都是无师自通。他还开玩笑说,爸爸是个很“小气”的人,“小时候他都会问我,如果有一天我没钱了,你会不会请我吃饭,我就说你明明有钱,他有点生气了,说我说如果没有钱的话,我就和他拗,你明明有钱,干吗问我这样的问题,他真的生气了就踢我,哈哈,我妈妈就骂他。”说起爸爸的时候,虽然都是开玩笑的语气,但是听得出来罗志祥对父亲的想念,“他只是看起来小气,他是个特别节省的人,特别可爱的人。” (记者李晓婕)

一身打扮,流行的复古娃娃头,正符合昨天“深V”的活动主题,著名模特佟晨洁昨天来到南京为某品牌代言,作为足球明星谢晖的太太,除了聊到自己的时尚见解、主持和走秀的活动,她也是处处离不开说到自己的老公,她表示会在不久之后计划和谢晖一起去英国读书。

昨天是母亲节,她自然也不会忘了给妈妈送礼物,昨天来宁参加黛安芬活动,孝顺的她提前给妈妈买的礼物也正是一套内衣,“以前只要有时间,我每年都会和妈妈一起过母亲节,今年因为工作没在上海,就提前买了礼物给她”。很多模特为了身材都推迟了当妈妈的年纪,在母亲节谈到什么时候想当妈妈,她似乎也不着急“这个还没列入计划,不过如果真的有了宝宝也会毫不犹豫地生下来”。另外,除了走秀和主持,佟晨洁马上要演的首部话剧作品《满城全是金字塔》也将在上海公演。(记者李晓婕)

说起童话,就会想到天真可爱。昨天,新人团体“童话组合”来宁为城市之音梦幻DJ争霸赛现场助阵,两个打扮得好像娃娃般的女孩子唱着甜甜的歌,其中一个叫小童的长相酷似王心凌。昨天恰逢母亲节,两个孝顺的女孩子今天正好回家乡做宣传,所以打算带上南京的特色盐水鸭回家作母亲节礼物。

早前在做宣传时,童话组合曾曝出团员小童失踪事件,谈到这个,小童不好意思地说,今年3月新专辑发片前自己感觉压力太大,就想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住几天。而两个小姑娘都来自厦门,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昨天是母亲节,她们却忙得连个电话都还没来得及打,还好今天她们就正好回到家乡宣传,打算买上两只南京特产盐水鸭回去孝敬妈妈。(记者李晓婕)

昨天,被称为“最具国际化潜质的新生代跨界才女”的田原,来南京为新书《双生水莽》签售。虽然田原自己对这个称号觉得不好意思,但是,这个称号其实一点也不夸张。1985年生的田原,16岁那年成为“跳房子”乐队的主唱,次年发行唱片及一部长篇小说。接下来,就是一部接一部的电影,一部接一部地获奖。昨天,记者与田原一起用了午餐,发现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她的眼睛黝黑漂亮。签售时,“原迷”们也和他们的偶像一样很安静,不像很多粉丝一样大叫,这些与田原同龄的孩子,送上好多耳环、项链的小饰品给田原。

最近田原正在上海拍戏,是一个荷兰导演的,讲述外国人眼中的上海,昨天是请了假来南京签售。问田原第一次来南京是什么时候,她问身边的妈妈,妈妈说两岁吧。田原的妈妈扎着一个辫子,穿一条休闲裤,挎一个米老鼠头像的小包。而田原穿得倒很淑

女,长发披肩,米的针织衫。但她的包很大,一直都背在肩上,“里面装着相机,好随时拍我想拍的东西。”

自从出道以来,妈妈就一直陪在田原身边走南闯北,经纪人说:“她妈主要是照顾她生活方面,有妈妈在身边多妥帖!”记者悄悄问田原,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田原笑:“知道啊,母亲节,我跟我妈太熟啦,就不用送礼物了。”说完还冲妈妈眨眨眼睛:“是吧妈。”

《蝴蝶》、《诅咒》、《江城夏日》、《青春期》,田原这两年拍了不少电影,问她拍电影赚了钱之后,给妈妈买过什么礼物,田原低头笑:“我还要家里贴补我呢。我是赚了点钱,但又都花掉了。一大部分花在了电子产品上,买了电脑什么。还有就是唱片和书,每个月都花一两千块去买书。”

《双生水莽》,名字有点奇怪。水莽,是一种毒草。如果误食便为水莽鬼,不得轮回,一定需要再有毒死者,才能代替前一个,让前者得以超生。这段话是《聊斋志异》里的,田原读了之后,一下便想起高考前的那段日子,是这么像吞了水莽草的感觉,需要别人置换自己,才得以解脱。便写下了这本小说,以纪念那段挣扎的日子。其实田原已够幸运,她最终被提前录取到了北京语言大学,今年毕业。

不拍戏的时候,田原就是看书、听歌、看电影。问她对南京作家有什么了解,她眼睛一下亮起来“前段时间看了苏童的《碧奴》,非常喜欢!以前总觉得他的书里流淌着一种‘嫉妒’的情绪,看了很压抑,这本则不一样,很开阔,很自由。”其实,也有不少人把田原归在“80后作家”里,她说,“80后”们的书也都看,觉得都不错,而与自己最投缘的则是春树,“她特好玩,敢于把自己写出来,我就不行,写的都是别人的故事。”

很多人喜欢追问田原是如何出道的。2003年,年轻的女导演麦婉欣找到了田原,让她去拍一部叫《蝴蝶》的片子。当时除了麦婉欣,所有人都在质疑:“就这么一个小孩?她会演戏吗?”麦婉欣之所以认定田原,只因看过她以前的书,听过她的唱片。后来的片约都是这么来的。

很多圈中人为这本书写了推荐词,记者问:“周迅似乎没跟你合作过吧?也这么熟?”田原兴奋地说:“没有合作过,但我们一见如故!她本来就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演员,不,应该是说最喜欢的一个。而她,居然也在很早之前就看过我的第一部小说!”

张亚东也为田原写了推荐词,当中说:“我也会用音乐的方式帮她找到另一个载体。”原来,田原的个人唱片也即将推出,制作人就是张亚东。“跨界才女”,果然了得。

有人问田原,是否打算走上自编、自导、自演的路子,田原想了一下:“以前会幻想,现在真的拍了电影之后,才发现很难。拍电影远不如看电影那么浪漫,我常笑说跟民工活差不多,等以后再说吧。现在的日子,还跟以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