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法携手演绎世界经典

中法联合制作的中文版线日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迎接中法建交60周年的重要时刻。作为法国文学巨匠雨果的经典著作,《悲惨世界》迄今已被译成17种语言,美国、英国、日本、西班牙等国均有电影翻拍版本。同名音乐剧曾在35个国家用21种语言进行过演出,迄今为止拥有超过5000万观众,取得了巨大的文化影响力与商业价值。

近日,该剧的中法两国主创人员在北京举办分享会,围绕文学的戏剧改编、中法戏剧交流等话题展开讨论,畅聊创作排练过程和未来演出计划。

中文版话剧《悲惨世界》由中国戏剧家协会支持,央华戏剧与法国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共同投资出品,是国内第一部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中文版话剧。

《乡村》《犹太城》《西贡》……央华戏剧近年来接连将众多外国戏剧带给中国观众。谈及此次为何选择制作中文版话剧《悲惨世界》,央华戏剧艺术总监王可然表示,一方面是因为这部著作对许多读者包括中国读者来说,是影响深远的世界经典。

“另一方面,在国际局势风云变幻的当下,中外携手制作传递全人类共同美德的优秀作品,是助力实践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促进各国携手共建更美好世界的有效举措,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王可然说。

该剧编剧兼导演让·贝洛里尼表示,《悲惨世界》是他童年时候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它的文学语言之美、它所展现的人性,是跨越时代也是跨越国界的。这是今天我们排演这部作品的主要原因。”

《悲惨世界》发表于1862年。第二年,雨果的儿子夏尔·雨果将这部小说改编成两幕剧,搬上戏剧舞台。1899年该剧复排并在巴黎首演。此次的中文版话剧剧本正是以这一版本为基础进行翻译的,可谓是一次正本溯源的艺术创作。

面对120万余字、时间跨度长、塑造了近百位人物形象的鸿篇巨制,中文版话剧如何才能做到既忠于原著,又用戏剧手段创新性地呈现出故事精髓?

让·贝洛里尼介绍,此次舞台演出将充分运用戏剧间离效果的表现方法,演员们随时“跳进跳出”,他们既是剧中人物,又是说书人,会在舞台上把小说故事全部讲一遍。因而除了角色的台词之外,剧本中还会有很多完全出自原著小说的讲述性台词,确保作品的原汁原味。

“中文版线个多小时,无法展现原著的全部内容,但戏剧有戏剧的力量,好的戏剧作品反过来会为文学提供想象空间。我们将用戏剧的形式,真诚、朴素地讲述《悲惨世界》的故事,让大家可以打破语言壁垒,更好地感受这部伟大文学作品的精神内涵。”让·贝洛里尼说。

突破以往单方面中国戏剧“走出去”的模式,中文版话剧《悲惨世界》由央华戏剧与法国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共同投资出品,这是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首次投资中国戏剧作品。

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是整个欧洲乃至世界久负盛名的戏剧节,是法国除阿维尼翁戏剧节之外又一重量级戏剧艺术盛典,具有极高的影响力和艺术权威。

“这部剧从规划到演出历时3年,我们力求通过创排这部作品增强中法戏剧的双向合作,共同传承世界经典。”中文版话剧《悲惨世界》总制作人李峻豪表示。

该剧集结了中法两国强大的创作阵容。让·贝洛里尼曾担任图卢兹国立戏剧中心总监,现任法国里昂人民剧院院长。2014年,他凭借作品《四川好人》赢得法国戏剧界最高荣誉“莫里哀戏剧奖”的最佳导演。他还曾经创作改编雨果、拉伯雷、陀思妥耶夫斯基等文学巨匠的经典作品,展现了严谨又生动的叙事风格。

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刘烨在剧中扮演主人公冉·阿让;北京人艺青年演员张可盈同时扮演芳汀和珂赛特母女两个角色,挑战极大;国家级非遗项目昆曲代表性传承人林继凡扮演主教;上海电影演员剧院演员林麟扮演沙威,北京曲艺团副团长李菁扮演反派人物德纳等。

中国版的冉·阿让会呈现出什么样的舞台形象?时隔多年重返话剧舞台的刘烨表示,中国演员有自己的表达方式,会按照中国人对爱的理解去表达。“在导演全新的表达方式引领下,演员们创造出了很多奇妙的火花。”

作为首次一人分饰芳汀与珂赛特两个角色的中国女演员,张可盈说,自己将以创新的表演方式,诠释原著中有着截然不同性格与命运的女性角色,忘掉“预设”,真情实感地表达人物的内心,让观众在欣赏作品时可以更了解角色背后多重意义的“她”。

谈到和中国演员的合作,让·贝洛里尼由衷地表示,每天排练让他最感动的是“我们之间是彼此相通的,有同样的哭与笑,同样的幽默和感动。所有的戏剧创作,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我们大家一起创作这部作品,展现的正是人类之间不变的爱与包容。”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